1. 首页
  2. 新闻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3月18日,一篇名为《被我们写死的亚元通证(TACU)交易所又要卷土重来割韭菜了》的网络黑稿通过微信公众号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发出,撇下文中随处可见的病句、煽动性语句不表,文章在事实陈述与逻辑上漏洞百出。

3月18日,一篇名为《被我们写死的亚元通证(TACU)交易所又要卷土重来割韭菜了》的网络黑稿通过微信公众号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发出,撇下文中随处可见的病句、煽动性语句不表,文章在事实陈述与逻辑上漏洞百出。

例如,此文章一开头硬生生将亚交所与所谓的“疫情期间口罩诈骗”强扯在一起,可以说除了煽动性言论,找不到哪怕一点点对于事实的陈述。

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无厘头的黑稿,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——敲诈交易所,获得非法收益。例如,此前该黑稿团伙首先于2019年12月份勒索2.7万USDT未成功,后又将勒索金额将至2.2万USDT。

然而,亚交所可能让这些币圈不入流公众号与五流写手们失望了,因为亚交所自始至终都将合乎规范放在第一位,我们既没有传销,更没有诈骗,也绝不会向这些鸡鸣狗盗之辈支付哪怕一毛钱的“删稿费”。

所谓传销,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

此前,早在2019年12月12日,公众号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就曾发表文章抹黑亚交所,并给亚交所扣上了“非法传销组织”的帽子,给出的理由是“上千层、三十多万的传销人群”。而在3月18日这篇黑稿中重复使用了该信息,理由也没任何变化。

事实上,亚交所的会员制确实有“推荐好友成为会员,赢取奖励”的制度,但是推荐层级只有两级,根本不存在黑稿中所谓的“上千层”。

而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,只有层级超过三级以上才能被认定为传销,因此亚交所的会员推荐制度不属于传销。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此外,黑稿中还存在多处事实性错误,例如将“TACU亚交所”、“亚元”与“亚文旅”混为一谈,主观地将亚交所等同于亚文旅,并提到“亚文旅曾吸收传销组织资产上达19.98亿美元,总数令人震惊”。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不管亚文旅曾经做过什么,现在在做什么,黑稿弄错了两件事。

首先,TACU亚交所,亚元和亚文旅一点关系都没有,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公司主体都没有任何联系。

其次,亚交所确有会员制,用户通过缴纳一定的费用获得会员资格,这样就能享受到交易所给与的一系列优渥政策,包括手续费打折、空投等等优势。关键点在于,亚交所会员制的推进,完全采取自愿,从未强迫任何投资者购买平台会员。

如果黑稿作者认为亚交所通过销售会员获得收益就是传销,那么如今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会员制又是否涉嫌传销?

事实上,会员制是一项十分古老的制度,经营者通过一定的规则,将用户与消费者深度绑定,以达到留存的目的,日本著名的茑屋书店就是会员制的最典型案例。现如今会员制在互联网巨头市场营销占有很重要的位置,例如天猫会员、美团会员、京东会员等等,难道说这些互联网巨头都在搞传销?可笑。

真正涉嫌犯罪的,是黑稿背后的团伙

2019年12月11日,就在公众号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发出第一篇关于亚交所黑稿之前,一位微信名为“旭”的带着黑稿找到亚交所,并提出“27000USDT,我来协调沟通和解,并且让撤回许多稿件”。

对于这种黑稿,亚交所一向不予理睬,见状,这位名为“旭”的,降低了要求,表示“最低22000USDT,这个是对方说的,你们看看怎么弄”。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靠一篇漏洞百出的文章就想讹诈2.2万USDT,换算成人民币,价值超过15万。

拿着黑稿向交易所索要财务,如果不打钱,就拿黑稿威胁,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敲诈吗?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,敲诈数额较大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也就是说,如果亚交所负责人打算深究此事,牵涉黑稿的所有人均会面临牢狱之灾。

因此,真正涉嫌犯罪的黑稿背后的犯罪团伙。

亚交所不惧此类勒索,并未就该事与黑稿团伙妥协,因此该公众号在3月18日又推送了新的黑稿。

黑稿团伙根本不懂法,闹了笑话

黑稿中所谓的亚交所“是一个被公安局判定为披起区块链技术的外套的传销公司交易所”,这点更可笑。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先给黑稿作者普及个常识,公安局无权判定案件,公安局的作用是侦查并搜寻证据,然后起诉,检察院才是给案件定性的执法机关。其次,连亚交所自己都不知道被起诉了。

在这里再劝一劝黑稿作者,先把初中语文学好,这样表达就会稍微有点逻辑了;然后,再稍微学一点法律知识再来混社会吧,不然真的会被人笑话。

很明显,黑稿团伙之所以固执地将“传销的罪名”与亚交所扯在一起,首先是他根本没搞懂到底什么是传销。另一方面,则是通过极为惊悚的结论吸引读者注意。

古人云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惯犯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,坏事不止干了一次

事实上,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还是个惯犯,不仅黑亚交,还黑币安、imToken、Bibox、Gate、Kcash钱包等等。

仅从2020年至今,该公众号就发布了超过10篇黑稿,又有多少区块链行业从业者被无故骚扰呢?我们不得而知。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黑公关,你所谓的传销不过是“欲加之罪”,亚交所不惧勒索

多行不义必自毙,目前已经有币圈企业打算拿起法律武器反击。

今年1月份,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炮制出《交易所大战如火如荼,看火币前CTO巨建华如何既当裁判又当刽子手?》,3月初,币核交易所以声明《黑公关,对不起!你黑的币核科技不惧勒索》作为回应,从该声明看出,“Blockeye区块天眼”针对亚交所的勒索手段与币核交易所一模一样。

币核交易所在声明中明确表示,绝不会向这些勒索团伙妥协,当然,这也是亚交所的态度。

行得正,走的直,亚交所不惧勒索

行得正,走的直,亚交所不惧勒索,不怕公关,更不会与黑公关妥协。

亚交所成立于2017年11月,至今已3年有余,绝不抹黑任何人,也不会容忍任何抹黑,对于黑稿团伙的敲诈行为我们保持零容忍。如果对方不停止此类抹黑行为,我们不惜诉诸法律手段。

亚交所一直将服务放在重中之重,将“公平、安全、高效、人性化服务”作为平台价值关。

亚交所倡导交易所公平为先,提出“公平对待每一笔订单”这一愿景。交易所报价实时对接国内外顶级交易所数据,确保交易价格的准确性,杜绝极端行情下的“探针”现象。

作为安全保障者,亚交所成立至今做到了“零丢币”,一方面与业内顶级的安全机构联手,对代码进行大量审计、渗透测试工作,保障用户的账户资产和信息安全。另一方面,亚交所采用了分层确定性冷钱包和离线签名技术,杜绝了黑客攻击获取私钥的可能。

作为高效倡导者,亚交所成立至今做到了“零宕机”。亚交所能实现单线程每秒10万+的撮合,使得亚交所上线至今,从未停机维护,全程采用热更新,即便大行情来临也不受宕机影响。同时交易所提供丰富而安全的对外API接口,支持高频撮合交易。

作为人性化交易平台,亚交所做到了“7*24小时人工客服”,外加一系列通俗易懂,适合所有投资者的教学,让初期交易的投资者也能快速入门,掌握交易诀窍。

最后,亚交所再次声明,绝不向此类勒索行为妥协。也奉劝黑稿团伙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转载声明:本文 由链资财经抓取收录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链资财经资讯立场,链资财经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,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风险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联系我们

130-6173-5206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coinonpro@g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